这次我们在米其林餐厅和酒店里认识澳门

这次我们在米其林餐厅和酒店里认识澳门

 导语:“没有美食的旅行是不完整的”,在旅途中,我们透过美食感知当地的气候和性格,顺势犒赏自己,而在此行的目的地“永利皇宫”中,你甚至可以尝遍全世界最美好的味道。(来源:荒野气象台)

  澳门位于南海北岸,与珠海市相接。澳门由澳门半岛、氹(dàng) 仔、路氹以及路环四个区域所组成,永利在澳门拥有一对双生花,其中“永利澳门”位于澳门半岛,而我此行所前往的“永利皇宫”位于路氹区。

  历史上的澳门曾经历过长达442年的葡萄牙统治时期,但是与香港不同的是,葡萄牙人最初是以通商的形式来到澳门,并租借土地生活于此。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澳门是世界与中国交流的根据地。

  在这片各国往来的土地上,自然少不了各种美食。澳门不仅有本土的葡国特色小吃,得益于发达的博彩业和旅游业,你还可以在这里找到来自全球的顶级料理。这一次,我们从街巷中走出来,走进米其林餐厅和奢华酒店,重新认识澳门。

  此次受匙叉旅行之邀参加“匙叉美食家赏味之旅-澳门永利站”,则正是一次以美食为目的的旅行,匙叉旅行本就是一家着重美食元素的高端定制旅行品牌,看来对这次旅程的美味程度可以抱比较高的期待了。

  出发的当天北京正在下暴雨,导致航班延误到达了一个多小时,当飞机终于抵达澳门时,透过机舱的窗户可以看到天空中正漂浮着一道彩虹。阳光穿过乌云的间隙,照射在蓝色的海面上,留下斑驳的影子。在皮肤接触到澳门的空气之前,我的视觉先进入了这里的夏日。

  澳门半日

  落地后第一时间就赶去澳门的一些景点游玩,当然包括了大三巴和炮台,这里的澳门显得很陈旧,但是确是游客喜欢看的风景。

  街巷中有的地方繁忙如香港的商业街,有的地方则显得非常冷清,经典的葡式建筑偶尔会出现在居民楼中间,也许就是某个颇具历史感的机构。

  而路氹区则高楼林立,极度繁华,在这一片小小的区域内有着永利皇宫、威尼斯人、摩珀斯、四季等多家豪华酒店,连这里的公路都明显更宽阔些……

  澳门的空气湿热,天空极蓝,植被极绿,与北京总是灰蒙蒙一片不同,这里给人的感觉是一座饱和度很高的城市。娱乐场将澳门分成新老两个世界,从积极的一面看,来一次澳门便可以看到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情。

  一边是金钱世界,一边是民居街巷,存在于澳门的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和生活节奏似乎并不怎么影响本土澳门人啃自己的蛋挞。

  澳门人与香港人不同,他们相对来说更欢迎陆客来消费,连出租车司机都喜欢拉游客胜过本地人,当然前提是小费要给足。

  澳门人的性格真的算是非常慢了,即便天空中阴云密布,眼看台风就要来了,也能看见澳门人不紧不慢地打开雨伞,走路都不会加速。2003年便计划开工的城市轻轨直到2018年还在建设中,永利皇宫都建完了,永利皇宫站还没开通。

  近些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澳门的经济受到了比较大的创伤,但他们也只是打趣地嘟囔两句:你们内地人多来花点钱嘛。毕竟这片土地上的民生工程已经相当完善,澳门人似乎也没什么可着急的。

  无论发生什么,吃几个葡式蛋挞就会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最终赶到酒店大堂时已经接近下午6点,为了及时赶往晚餐地点,我迅速办完了入住手续,再一次从大堂离开时,我注意到了这一景象——一只由花朵组成的凤凰破壳而出。这个大型花卉装置就位于酒店大堂的正中央,来往的人们在背景音乐声中都停下了脚步。

  经询问,这个装置被称作“费伯奇彩蛋” ,由超过60,000朵花所制成,花种包括:玫瑰、杜鹃、小玫瑰及绣球花,如此的富丽堂皇,可能便构成了每个人对永利皇宫最初的印象,而这如童话般的皇宫究竟是中国皇宫还是西式宫廷呢?确切的说,这是一种“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宫廷风格”,也正是18世纪时法国一度非常流行的中国风。

  京花轩

  乘车前往位于永利澳门的京花轩时,天色已经渐暗,我们需要穿过跨海大桥来到永利澳门。

  京花轩是一家米其林二星餐厅,主打“谭家菜”,也称“榜眼菜”,由清朝翰林谭宗浚所创。谭家菜融合了广东菜和北方菜自成菜系,口味则南北皆宜,在清朝时已经是著名的官府菜。

  澳门永利聘请了曾在北京饭店任职的谭家菜大厨刘国柱作为行政总厨,据说为了等待刘国柱大师上一份合约期满,京花轩整整两年没有开张营业,可见主厨才是一家餐厅的灵魂。

  京花轩有驻场茶师,会为每桌客人配欢迎茶,高杯闻香,矮杯品茶。我们这一桌的茶融合了乌龙茶、兰花茶、菊花茶和桂花茶的香味,尝起来则是菊花茶的味道比较突出。

  餐前小吃是珊瑚白菜卷、老陈醋拌海蜇头、谭府烤叉烧和五香鱼,其中“珊瑚白菜卷”是京花轩的招牌菜式,吃起来酸脆可口,腌制过的白菜里包裹着芒果果肉,舌尖受到白菜酸味的刺激后慢慢感受一点甜味,思忖片刻后大呼:哇,里面是芒果!这也许正是这道小吃的乐趣。

  头盘菜是“蜜汁冰镇凉瓜”,凉瓜在北方被称作苦瓜,但是在南方却是解暑的食品。似乎好吃甜食的小孩子都不喜欢苦瓜,但这道菜首先便把凹凸不平的苦瓜切成了冰凉的薄片,消除了视觉上的障碍,而蜜汁又中和了本就不重的苦味,入口后仅余冰凉爽脆的口感,让不爱吃苦瓜的我第一次就吃光了一盘。

  印象最深便是这道“茉莉海蚌清鸡汤”,茶壶里倒出的并非“茉莉茶”,而正是“清鸡汤”。鸡汤清澈如水却并不寡淡,即便不谈味道,仅仅是思考“到底怎么把鸡汤熬到透明”就是一大就餐乐趣。

  另外还有这道“谭府黄烧鱼肚”则是鸡汤的另一种做法,通过将鸡汤熬制八小时以上,让油脂与水完全交融,熬制出至浓的黄鸡汤。京花轩的店面开得非常小,直接原因可能就是没办法给太多人熬这么费时的鸡汤吧。

  这一餐结束后便回到了酒店休息,即便在睡眠中我也仍在回味鸡汤的美味,可以说匙叉旅行所定制的这次美食之旅有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开头。

  永利轩

  第二天的午饭继续前往永利澳门,这一次则来到米其林一星餐厅“永利轩”。这家粤菜餐厅的主厨陈德光师傅当天也有幸见到。永利轩店内的这条水晶龙实在是太过惹眼不得不提,倒是有种浓浓的唐人街风情。

  第一道菜是四菜试吃,从左到右依次是“江南菇卷”、“冻鲍鱼”、“澳门脆猪腩”、“西班牙黑毛猪叉烧”。这只冻鲍鱼口感冰凉,算是开胃,而一小方块的麻皮烤猪腩则算是有名的菜品。

  粤菜中多利用了一种“美拉德褐变反应”,指的是食材在受热后变成褐色的过程中产生了一系列新物质,为食物提供了可口的风味和诱人的色泽。烤猪和叉烧便是利用了这种反应,让猪肉无论看起来还是吃起来都非常宜人。

  主菜里的“怀旧金钱鹅肝”看起来只有小小的一粒,但里面包含了鹅肝 、梅头肉 、冰肉 、杏鲍菇四层,我一边赞叹菜品的精致一边试图把四层夹在一起吃,但屡试不成后只得作罢。

  席间另一位美食家老师提出要加一道“干炒牛河”来考考德师傅,据说古时的大户人家招厨师考的一般也是两道菜:鸡蛋炒饭和干炒牛河。越是简单基础的越难发挥,这个道理倒是不难懂,只是感谢德师傅还能满足我们任性的要求。

  永利扒房

  当天的晚餐回到永利皇宫中的“永利扒房”,这是一家传统美式扒房,同时提供上等的海鲜。虽然美式牛扒到处都能吃到,但永利扒房则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卖点,这里先卖个关子。

  第一道菜便是海鲜,盘中的波士顿龙虾、帝王蟹脚、珍宝大虾、季节性的贝类以及生蚝足以让食客领略到“美式”的生猛。

  接下来的牛肉则更满足肉食主义者的胃口,大块的厚切牛肉口感松软,嚼起来大呼过瘾,而且似乎盘子里的肉永远也吃不完……作为一个业余的牛扒爱好者,在永利扒房中总是需要提醒自己保持矜持并注意卡路里。

  扒房中少不了的自然是美酒,这一餐有海鲜和牛肉需要用酒来过渡,所以选酒更有难度。这次无论是香槟还是红酒都带有果味,即便是平时不喝酒的人也能享受。

  当所有人正沉浸在肉食中无法自拔时,包间的帘子自动打开,灯光全部关闭,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了突然出现的舞台上。是的,永利扒房的最大特色便是这个小剧场表演,官方的介绍是这些剧场以“梦”为主题,但在我看来其中的黑色品味十足,虽然看得不知所云但仍觉有趣。如果是情侣约会的话,这样的表演也会让用餐过程不再无聊。

  离席时扒房的经理与行政总厨 Burton Yi 特地赶来打招呼,询问是否喜欢小剧场表演,大家都会心一笑。

  Le Du × 逸蝶轩

  永利正在陆续与不同世界名厨举办“永利客席名厨飨宴”,而第三天的晚餐则有来自曼谷荣获“亚洲50最佳餐厅”第14名殊荣的 Le Du 餐厅来到逸蝶轩,主厨 Thitid Tassanakajohn 从泰国带来了他的厨师团队、新鲜食材甚至餐具,为澳门带来为期两天的泰国美食。

  头菜是“香辣蓝鳍金枪鱼生鱼片”,正当我对着两个鱼片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Thitid 为每个人都盛上了一勺来自泰国的酱料,这种酱口感冰凉刺激,正适合作为生鱼片的佐料。吃完鱼片后看到还剩下一点酱,直接吃掉也非常爽口。

  这一餐里少见地见到了主食“南极深海齿鱼椰汁咖喱”,也就是一种豪华版的泰国咖喱饭,口味自然非常辣,但是吃起来却有种奇怪的、脆脆的口感,吃完一碗后我还在思考到底是什么食材产生了这样的口感时,邻座的人凑过来问我:你觉得这里面的蚂蚁卵口味怎么样?

  肉食动物的最爱又来了,“炙羊仔腰肉配龙眼茴香黑胡椒”里的一小块羊肉不可不谓顶级,越是这种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食材才越能产生对比,这块羊肉保留了一点腥味,刚好到让你可以意识到这是羊肉的程度,而肉质则极度松软,让我几度想用“入口即化”来形容,但想想也没那么夸张。

  这一餐的配酒同样讲究,泰国菜风味独特、口味复杂,需要为每一道菜单独配酒,不过到了最后看到面前的一排酒杯也已经分不清了,只能随便拿起一杯喝。

  年轻的 Thitid Tassanakajohn 每上一道菜都会走出来为我们讲解,经他所调教的泰国菜摆盘更加精致,或者说更加“西式”,但是口味上却保留了泰国菜的精髓——具有活力,层次感丰富。

  泓

  第三天的晚餐在永利皇宫的日料餐厅“泓”,这一餐事先已经知道是怀石料理,所谓“怀石”原本指的是佛教僧人在坐禅时在腹上放上暖石以对抗饥饿的感觉,它的特点是使用简单的料理法去突出食材原本的味道。

  这样的做法当然对食材本身有极高的要求,所以怀石料理通常也价格不菲。

  在所有人还未坐定时,一只来自千叶县的黑边活鲍就被端上来供食客观赏,这只鲍鱼有两个手掌大小,据说这么大的鲍鱼在内地根本没有引进,它也再一次印证了怀石料理食材珍稀的特点。

  鲍鱼在不久后变成了这样一道简单的料理。

  前菜是来自北海道的甜玉米与马粪海胆共同调制的“季节之选”,“马粪海胆”与“猫屎咖啡”的起名原理不同,仅仅是因为外形长得像马粪而得名。而北海道的甜玉米则与海胆交融在一起,让这道菜同时拥有海胆的口感和玉米的甜味。

  来自法国佩里戈尔的夏季松露与青森县牛蒡、炸土豆共同组成这道炸物:来自大地的礼物。土豆在这之中作为配角非常松软,完美凸显了牛蒡与松露的味道。

  松露需要现场削片,让新鲜食材本身的韧性得以保留。

  说到日本料理就必须要提清酒,清酒味道淡雅,需要细细品味,而泓提供了一杯香味非常突出的清酒,以至于为此准备了高杯用来摇杯闻香。此前几乎只喝威士忌的我被开发了新世界:清酒竟然如此迷人!同桌的美食家老师还偷偷告诉我,在日本折合人民币两三百块便可买到一瓶品质不错的清酒,同样的一瓶酒到了国内就要翻几倍,到了高级餐厅则更是天价……

  众人正谈笑之时,房间内突然冲进来几个黑衣人,用勺子敲破每个人面前的“蛋”,一瞬间从里面散出一阵白烟,所有人都在发愣时,我因为早早调好了高速连拍才得以记录下珍贵的瞬间。

  这是泓主厨金旻炯特别准备的餐后甜点,他称自小就喜欢水蜜桃的味道,所以用这样一个繁复的形式将一粒水蜜桃包装在了内里。品尝过后,我可以保证以这样的形式包装里面的味道并不过分。

  最后是品尝日本抹茶,看茶师搅拌茶水的过程非常舒服。

  这一餐怀石料理最终持续了四个半小时,算是一场“持久战”,匙叉旅行的一位同事说,在他们定制的高端日本美食路线中,一个游客不小心选了三顿怀石料理,导致每天的行程几乎只剩下吃饭了,所以大家出游时一定不要太贪吃了。

  最终询问价格时,才发现这一餐竟然每位不到2000澳币,在这样级别的食材和酒面前,这几乎已经是超值价了。

  永利宫

  吃过此行的所有餐厅后,永利宫仍是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餐,也是告别澳门的最后一餐。永利宫的设计主题色是孔雀绿,迈进店内首先就感受到了别样的清新。

  永利宫的主厨谭国锋师傅刚刚就任四天,还没有推出正式菜单,而我们一行人则有幸成为了他在永利宫所招待的第一桌内地客人。

  整个行程印象最为深刻的菜当属这道“八宝迷你冬瓜盅”,汤中加入了雪蟹、龙虾粒、火腿和夜香花等数种食材,闷在冬瓜里蒸数小时,一勺一勺喝的过程中不断能舀出新的食材,让我有种在挖宝藏的感觉。冬瓜则同时起到保温作用,喝到最后一口时,汤的温度也没有半点下降。

  “花雕蛋白龙虾球”用花雕酒煮蛋羹,整道菜飘着酒香。

  作为一个对甜品从来不感兴趣的人,我承认我被这个“冰镇燕窝香芒布丁”感动了,如果说是因为它加入了大量芒果果肉,但是它却比鲜芒果更像芒果本来的味道。即便在这么一小杯里也有两层不同品种的芒果,吃起来也是先甜后酸。更不用说中间的一小坨冰燕窝,代替了冰沙的位置,不仅奢华而且口感更加温和。

  这一次的美食之旅完全满足了我的味蕾,跟着匙叉旅行,你也可以拥有同款美味。

  永利皇宫

  在第二天的下午,我们随酒店工作人员参观了完整的永利皇宫,首先看到的是面积最大的表演湖景尊贵套房,面积高达269平方米,还享受私人管家服务。

  房间地面上的地砖也是咖啡金色的,有一种高端的奢华美感。

  而即便是我自己入住的普通表演湖景套房也有一百平方米左右,非常开阔。

  我的房间里到处都是镜子,一方面扩充了视觉空间,另一方面也造福了那些喜欢对着镜子自怜自爱的人。可以注意到,即便只是墙上所挂的一面镜子上也有复杂的雕花外框,房间内这样的细节数不胜数。

  酒店工作人员称这把男士剃须刀非常受欢迎,他们也很在意住客是否愿意把它放进旅行箱带走,于是在离开的那天我也带走了这把简直可以算作工艺品的一次性剃须刀。

  事实上,酒店的许多用品都非常受住客欢迎,以至于永利皇宫专门开了一家精品店售卖自家酒店的产品。

  酒店的清洁服务则是强迫症的典范。在一天晚上回到房间后,我发现我所携带的一黑一白两根数据线分别被同样颜色的绑带绑好放在桌上,而桌上使用过的纸巾再一次被小心翼翼地叠出了一个三角形。

  在酒店的一楼公共空间内摆放着许多艺术品,它们大多价值不菲,却未被装进玻璃箱内,只是围起简单的围栏供人欣赏。

  酒店的另一端是这个名为热气球的花卉装置,据说这些经过处理的永生花每六星期就要被全部换掉。

  永利皇宫另一大特色项目就是户外的喷泉表演湖,夜幕下的湖面每隔二十分钟就会开始一次表演。

  当天晚上,我与匙叉旅行的同事一起乘坐缆车观赏了一次喷泉表演,不得不说有的时候永利皇宫的品味非常诡异,喷泉表演的趣味真的需要细心感受才行。

  这座永利皇宫的整体造价达到42亿美元,还不包括里面展示的价值不菲的艺术品,永利皇宫在落成后也成为了澳门造价最高的酒店,无论风格如何,它的身价的确可以被称作“皇宫”。

  但是“奢华”并不仅是可以用金钱定义的,在我入住永利的这几天时间里,所感受到的恰恰是无微不至的细节,即便是一个桌腿,一个门挡都与整体风格统一。永利皇宫的设计师对风格的把握也非常准确,毕竟“西方人眼中的中国风”并不是一种容易定义的风格。

  2018年正值澳门政府所设定的“澳门美食年”,也是连续四年建设澳门“美食之都”地位的起始年。如果你是唯独不愿辜负美食的人,则一定要到澳门来接受世界美食的洗礼。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

正文右侧广告三